“高考经济”经济了谁

又是一年高考时,精明的商家们不失时机地大炒“高考”概念,推出一系列与高考相关的产品和服务,高考补脑营养品、高考冲刺辅导书等充斥市场,更有甚者, 上海还出现了“高考保姆”、“高考房”、“高考心理咨询”等新花样,招数繁多,让人眼花缭乱。

面对日益升温的“高考经济”,商家们赚了个盆盈钵满;而考生却被这铺天盖地的阵势吓得够呛,“高考经济”到底经济了谁?

遭遇高考

商家大打“高考牌”

近来,“高考保姆”走俏沪上,部分工作繁忙的家长特地聘请“高考保姆”,为考生搭配营养餐,帮助考生减轻考试压力。

上海某家政服务公司正在推行“高考保姆”项目,公司职员张小姐告诉记者:“高考保姆”这一服务项目一经推出,就受到考生家长欢迎,很短时间内公司的“高考保姆”已被预订一空。

张小姐介绍:“高考保姆”不同于一般保姆,她们可针对性地对考生所需进行饮食调理,为考生科学搭配各种菜肴。此外,一些具有较高学历、受过专业培训的保姆,还可以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。这样一位“高考保姆”,月薪高达3000~4000元不等,大大超出普通保姆的月薪。

复旦附中附近的一家宾馆,高考期间推出了“高考房”服务,价格从每天248元到300多元不等,房间使用也可按钟点计费,主要为家离考场较远的考生提供住宿和考间午休服务。宾馆订房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到目前为止,高考期间宾馆的钟点房“基本已预定出去”。位于上海交大附近的另一家宾馆内,“高考房”的预订也非常火爆,就连高考期间“500元一天的标准间”都已经全部订完。

在一些超市、药店、保健品店,各种各样的保健品已被摆上了最显眼的位置,安神、健脑、增智等补品一应俱全,考生家长购买热情空前高涨。

一家普通超市保健品柜台工作人员段女士介绍:像一些鸡精、鱼肝油、花旗参含片等补品,最近一直卖得很好,一天的销售额差不多是平时的两三倍,前来购买的顾客基本上都是高考考生家长。“有些牌子的鸡精要80元一盒,健脑口服液也要60元一盒,价格不菲,但家长们都毫不犹豫地给孩子买回去。”

高考前夕,一些“临时抱佛脚”的考生纷纷到书店购买辅导丛书。位于复旦附中附近的一家以经营考试辅导书为主的书店。摆在报架上最显眼位置的就是印有“冲刺题”、“仿真试题”、“宝典”等字样的高考辅导书,每本都要一二十元。不到20分钟就有五六个考生及家长来买书。

此外,针对于考生应考期间心理容易焦虑、紧张,不少父母就带着孩子去医院寻求“心理按摩”,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资深咨询师王迎说:“尽管心理咨询费需200元/小时,但最近我每天至少要接待三四例咨询高考心理的考生。”

“高考经济”为何这样红?

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硕士羊凯江老师说:“有需求就有市场,‘高考经济’的红火从某种程度上讲,是由于考生和家长的不同需求导致的:第一,考生家长们急功近利的心态,即对高考高度患得患失的心态,抱着一种‘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’的侥幸心理去进行高考经济的消费;第二,在周围消费主义的环境下,社会人很难不受到周围人群行为的影响,而群起仿效。”

心理咨询师王迎进一步分析“高考经济”的心理缘由: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读书,家长就盼望孩子能读好书、进名校,他们在孩子身上投入了很多金钱和精力,孩子高考成功就是整个家庭的希望。我们已经投入那么多了,何必要去节省这最后的一点钱呢?也正是由于高考本身背负着太多人的希望与梦想,它才会受到如此广泛关注。当家长们处于近乎非理性的消费状态时,精明的商家刚好趁机赚一大把。

教育专家熊丙奇表示,高考是家庭教育投入“阶段性成果”展示,高考的成败,事关家庭教育投入的“效益”。据考生家长估算,上海家庭“从幼儿园到高三长达13年对孩子的教育投入至少需花费10万元”。熊丙奇表示,过高的教育投入,让家庭和学生对教育寄予厚望,对高考十分紧张。

此外,熊丙奇表示,我国现行教育制度下“高考独木桥”并未被很好地打破,成才途径相对单一。教育的精英路线,使得高考成功成为衡量学业是否成